RSS

New Home

新的階段,新的開始, 是時候轉一轉blog host。本網址將不會再有定期更新,以下是我新blog的連結:

A new phase, a new beginning, time to change blog host.  There will be no more update on this blog, the following is the link to my new blog:

rhinotaur.tumblr.com 

 

I Get by with a Little Help from My Friends

一天、一週、一個月,由暖轉寒轉冷,又由冷轉寒轉暖,這麼樣,就在芬蘭渡過了十個月。十個月,回望的感覺是短促,因為好像沒有學到什麼、沒有完成什麼,起點還是比終點近;十個月,實際的經歷卻漫長,生活的挑戰,成長的學習,信仰與人生的反思,一天復一天,終點還是那樣的遙遠。能夠繼續向前全乃朋友與家人的支持,他們總幫助我去面對新的一天。

有人鼓勵我不用害怕,握著心中的遠象向前走便可。有人為我送上空運郵包,由鬧鐘、手錶、耳機、波鞋、手套、即食面,到講章、電影、愛心慰問,一應俱全;有人教我做飯,有人為我做飯;有人在禱告中看到我每天要經過的路,鼓勵著我別覺得孤單,因為時空把我們分隔兩地,但在呼召的路上我們乃是同路;有人花時間把我研究需要的文章與書本一份一份的電郵過來;有人與我討論神學、聖經、寫作,每每給予我獨到見解,助我繼續向前;有人夜夜不眠與我在網上吹水,有人花時間與我在網上遊戲,有人在網上對話中為我做眼、為我做跑腿,為我走來走去;有人持繼與我在網上禱告分享,讓我們一同經歷天父的恩典與工作;有人跑到老遠與我過聖誕,有人與我一起旅行;有人遷就我說英語、說廣東話,有人幫助我說芬蘭語、瑞典話;有人在我餓的時候給我吃,冷的時候給衣服我穿;有人知道我失望不安的時候為我流淚,有人在我納悶時讓我開懷大笑;有人照顧慰問我父母,特別在他們患病軟弱的時候;有人願意參與在我的生活大小當中,也願意讓我參與在他們的生活大小當中,讓我知道我們相隔雖遠,但我們還是在一起,讓我知道我們來自不同國家與文化背景,但我們還是弟兄姊妹;有人持續在禱告中記念我,有人在困難時為我祝福,有人在迷失時給予我指引;有人記掛我,也有人為我擔心,但他們全都相信我。

這十個月,日子並不一定過得平安、喜樂,但天父從來沒有離棄我。我所需要的,祂總有及時的供應。一個人的日子,祂讓我看世界、社會、人與事看得更清楚,聽自己的心聲聽得更清晰,更容易分辦祂的聲音。

最後,總結這一年的種種,我只想說:I get by with a little help from my friends and family, without you, I would have never made it this far.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thank you for being there for me

 
8 Comments

Posted by on 05/28/2011 in Escapade in Suomi

 

It’s So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親人的好友突然離世, 泛起心裡很多漣漪。

自從好幾年前參與老師姊姊的安息禮拜後,心裡便驚覺,原來不單父母會離世,一直與自己吃渴玩樂的朋友、那些一同成長的表兄弟姊妹,自己的同輩有一天也會離開。當然,這其實不算什麼驚為天人的發現,只是那次經歷讓這概念來得很近、很具體。發現自己原來沒有認真想過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同輩會離開。自少便思想死亡,但多數都是想像,甚至假設父母或自己離世後的種種,從沒想過與朋友、同輩永別會如何。發現自己是多麼的難以接受。縱然我一早已明白壽歲的長短是在天父手中,但發現心裡仍然有份『囂幸』的想法。我們還年輕,死亡離我們還遠罷。

直至三四年前,家人的好友自殺;今天,親人的朋友心臟病發作,一切都可以來得很突然。昨天還在一起,今天便陰陽相隔。天災人禍、意外病發,全都可以毫無先兆。這一刻還是有講有笑、能跑能跳,下一刻只遺下沉寂默然與漸冷身軀。電光火石之間,留下只是腦裡的記憶,昔日的種種一幕幕浮現;笑﹣因為大家一起走過,哭﹣因為一切已成過去,永遠不能再回頭的過去。

我信復活,我也信他朝可以重聚,但這不能減去分離的不捨,那份割裂的實在。年紀沒有讓我變得麻木,反而越大越體驗關係、友誼的可貴。當功利主義在關係上同樣當道的時候,你還能遇上一個真誠無機心的人已是萬幸,機緣巧合下大家合得來成為朋友,後又因天時地利讓大家可在人生路上一起經歷起與跌,成為知己;向這些說再見是多麼的難、多麼的痛。

耶穌在客西馬尼極其憂傷、難過,當中不知有多少是不捨祂愛的門徒呢?彼得、約翰算是祂的朋友嗎?門徒在逼迫中,有否想起昔日與老師同行的種種?聖靈的同在與有血有肉地跟著耶穌走,到底那一樣來得實在呢?主耶穌,說『再見』,容易嗎? …

I never dreamt that I would get to be, the creature that I always meant to be

But I thought in spite of dreams, you’d be sitting somewhere here with me

‘Cause we were never being boring

We had too much time to find for ourselves

And we were never being boring

We dressed up and fought, then thought: “Make amends”

And we were never holding back or worried that

Time would come to an end

We were always hoping that, looking back, you could always rely on a friend

(Being Boring – Pet Shop Boys, 1990)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04/26/2011 in Escapade in Suomi, Food4Thought

 

Inspired by True Events


問我(我問邊個)- Dirty Europe Mix

問我D碗洗咗幾多

問我D碟洗咗幾多
我從來唔”斗” 洗乜鬼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咁忍得
垃圾堆中照EAT 得
我笑住回答 講一聲 我係我

*無論我吔過乜嘢, 剩咗幾多菜
唔需要承受結果
面對臭氣污穢 那怕會如何
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執屋有幾多
其實執屋不必清楚
我從無做過 怎麼去數清楚

就算一屋似打劫
亂過褔島Tsunami
我仍然能夠 講一聲 我係我

Repeat *

我笑住回答 講一聲 我係我
笑住回答 講一聲 我係我

(轉載自:kiu68)

解說:

Life imitates art and art imitates life(笑)

 
1 Comment

Posted by on 04/20/2011 in Bloomplastic, Escapade in Suomi

 

安全達陣

春天終於來臨。

縱然溫度只是幾度左右,但相比零下十多二十度,這種溫度絕對可用『暖』來形容。樹未長出嫩芽,但冰雪已溶化,冰封的街道終可回復舊貌。再一次踏在石路上,感覺異常實在。

第一次博士生研討會可算順利過渡。幾個月以來一直努力修窄論文範圍,但始終要到最後階段才有頭緒。所以結果又是幾個星期內日以繼夜不停寫作才能趕及研討會。可能是第一次,在兩個鐘的研討過程中對答不算太流利,但整體上他們總算接受我的研究方向與議題。有待改善的地方則包括:(一)重修論文大綱(簡單說是我建議向北走,他們卻認為應該向南走。問題不在於這是否可行,而是在於我不太懂南方的路。所以原本按著大綱,我可以手握地圖順著方向走,但現在則要慢慢摸索前路,又回到『行一步,見一步』,繼續體驗在研究中也要靠著信心向前走的道理);(二)他們也指出我在報告中的英文表達不夠簡潔,有些部份的文法也時有錯誤(這部份我比較介懷,因若我早點完成初稿,多作文法上的修改,問題應可避免);(三)研究議題的細節仍有不少地方需要釐清(這些建議不算大問題,因為自己也有很多東西未想通,一切有待深入探討才可作定論)。但整體以言,總算達標,老細也認為沒有什麼大問題,可以開始下一階段的研究。因此,第一年的最主要工作可算完成。

談不上什麼放下心頭大石,因為已需要計劃新一輪的工作。首先,要繼續為暑期課程的教材作準備,跟著在剩餘幾星期盡量再完成多一點其他的學科要求(考口試之類),然後便要好好安排回港後的工作,但感覺倒是終於完成了一個階段。縱然前面的路仍是長,過去一年所做的也未及期望中的那樣多,但有感這多少也算過了一關。終可站穏腳步,深吸一口氣,重整旗鼓,繼續上路。

最後,整個過程讓我興奮的是找著一個有興趣的研究課題。未來的日子會集中探討馬太福音中有關饒恕與審判的主題,特別留意這兩個主題之間的張力及它們對群體的行為操守、倫理與身份的意義。

 

 
8 Comments

Posted by on 04/14/2011 in Escapade in Suomi

 

甚麼時候會有這些事

非洲的革命與政變,新西蘭、日本先後遭遇強烈地震,全球暖化做成的反常天氣,各式變種病毒與恐佈襲擊在不同地方肆虐,各國不同大小的宗教衝突,經濟全球化背後的剝削,財富與資源分配失衡所引申的社會分化與張力,不同傳媒熱烈炒作瑪亞族日曆2012世界末日之說… 仿佛自千嬉年以後,末世意識又再度高漲起來。

福音書為我們保存了耶穌有關末世的訓示。面對上述情況,我們往往最容易記起:「民要攻打民 ,國要攻打國; 多處必有地震饑荒 … 日頭要變黑了 ,月亮也不放光 ,眾星要從天上墜落 ,天勢都要震動」從而變得人心惶惶,但其實福音書的記錄還有其他藉得我們注意的地方。暫不討論有多少耶穌的訓示基本上是指向昔日耶路撒冷被羅馬軍隊攻陷,聖殿第二次被毁,而非關乎末世終局。就算我們視整個段落與末世有關,當中還是有些除災難與末日預言以外藉得留意的主題。

一)『假基督與假先知』的出現

三卷對觀福音在末世訓示的段落中都保留著耶穌提醒門徒要小心假基督和假先知。這些假基督和假先知將多於一位(太24:24和可13:22均以眾數描述他們; 太24:5、可13:6及路21:8也表明有「很多人」會假冒耶穌之名)。他們的特徵在於可行「奇蹟和奇事」(太24:24; 可13:12), 他們會假借基督的名而來(太24:5; 可13:6; 路21:8),又或暗示自己知道耶穌再來的地點、方式(太24:23, 26; 可13:21)或時間(路21:8)。他們的行動會讓人「迷惑」(太24:4; 可13:5; 路21:8),甚至連門徒也可被「迷惑」(太24:24; 可13:22)。福音書正強調耶穌論及末世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讓門徒「當心」,免得被假基督和假先知「迷惑」(太24:4; 可13:5; 路21:8),不要「相信」(太24:26)也不要「跟從」他們(路21:8)。

二)知道『先兆』但不知道『何時』

縱然福音書展示著很多有關末世的境象,但三卷對觀福音都指出這些都是終極的『先兆』,但真正耶穌再來的時間卻無人得知。這意識最明顯的表達是當耶穌展述完所有災難並祂再來的境況以後,祂補充:「可是,那日子,那時刻,誰都不知道,連天上的天使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太24:36;可13:32);意即耶穌本身也是在宣告那日子來臨前的種種『先兆』而已,但耶穌最終再來的『時間表』則單單屬於天父,上天下地再沒有線索可推考那時候的來臨。 縱然路加福音沒有這明顯表達,但它與兩卷福音書在其他部份同樣保留著這『知先兆而不知何時』的向度。它們三者都以無花果樹長葉的比喻來總結一系列有關末世災難及耶穌再來的描述(太24:32; 可13:28; 路21:29-30),而比喻的用意是一葉知秋(「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淮南子﹒說山》)。福音書記錄末世境況,用意是讓門徒不需活在恐懼當中,明白到各種災難與危險必會發生,但這不代表「終結」(太24:6; 可13:7; 路21:9),因這些境象好像是「臨產的陣痛」(太24:8; 可13:8),全都是「徵兆」(路21:11),表明耶穌再來的日子將快到(太24:33-35; 可13:29-31; 路21:31-33),但實際距離終極有多近則無人知曉。

三)門徒要『警醒』

面對這不可知的耶穌回歸時間表,門徒可有什麼回應呢?三卷福音書都強調『警醒』是門徒的應有態度。三卷福音書都在總結末世訓示時強調耶穌最終再臨的突然性。馬可福音比喻耶穌再來就好像離家的主人突然回來一樣,那時候可是「或傍晚,或半夜,或雞叫的時候,或早晨」(可13:35),這四段時間是可算為晚上,一般較少人選作回程的時候,但主人同樣可在此時回來,意即他可在一天裡的『任何時間』突然回來。路加福音同樣指出那日子可突然臨到,一切將好像「網羅」一樣忽然臨到地上的所有人(路21:34-35)。馬太福音更看重這份突然性,除了套用主人可突然回來的比喻外(太24:50),更把耶穌的回來比喻為突然來到宴會的新郎(太25:5-6),好像賊人入屋偷竊一樣意外(太24:42-44),甚或像挪亞的日子一樣,洪水來到,眾人還是「懵然不知」(太24:38-39)。這些比喻全都說明,縱然耶穌宣告了有關末世的『先兆』,但「那日子,那時候」始終是無人知道,一切甚至將會來得很突然。面對這不可知的一刻,門徒最重要的裝備就就是要『警醒』(太24:42-43; 可13:35, 35, 37; 路21:36)。但『警醒』的內容是什麼呢?馬可和路加福音在這方面的著墨不多(可33:37; 路21:34-36),但馬太福音卻以幾個不同比喻去闡釋『警醒』的意義。

在賊人入屋(太24:43)、兩個有關忠僕(太24:45-51; 25:14-30)與十童女(太25:1-13)的比喻中都重覆著『常作準備』的主題。不論是放備賊人、按時分糧、預備火把用的油、又或善用主人的財產,這些事情全都不能臨急抱佛腳,全部都需要事先準備好或一直有著持之而行的良好習慣,否則最終只會換來惡果(太24:43, 50-51; 25:12, 26-30)。而這些比喻同時也帶出為耶穌再來的預備並不是超乎想像的要求,反而是關乎有否『做好本份』。僕人是應該按主人吩咐按時分糧(太24:45-51;)、按主人委託管理他的財產(太25:14-30),童女是應該預備好需用的油為新郎在路上照明(太25:1-13),這些都是比喻中的人物該盡的『本份』。那麼門徒在末世的『本份』是什麼呢? 這幾個比喻沒有明言,但馬太褔音在整段末世訓示的開首部份,在有關門徒將會被逼害的段落,鼓勵門徒堅忍到底必然得救後,加插著這一句:「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世界各地,向萬族作見證,然後終結才來到。」(太24:13-14; 參可13:13; 路21:19)這句補充不單強化了馬可福音13:10的關注,更指向馬太福音的總結,耶穌差遣門徒去使萬民作祂的門徒,把耶穌的吩咐教導別人遵守(太28:18-20)。這裡所指耶穌的吩咐絕不單是耶穌的講論而已,而是耶穌一生在世的事工(參太4:23-25; 9:35-38)。因此,傳講耶穌的教導、醫病趕鬼、讓別人成為耶穌的門徒,全都是門徒的『本份』,這些託付並不因末日將至以要停止,反而盡上這些『本份』是與耶穌再臨有關(太24:14)。最後,馬太福音以綿羊和山羊的比喻為末世訓示作結(太25:31-46),指出他日面對審判的原則是曾否照顧貧乏有需要的人,盡管那些關懷與幫助似是小事,但耶穌卻萬二分看重。這表明門徒在末世不單要持之而恆地讓更多人成為耶穌的門徒,更加要幫助身邊有需要的人,那管他或她是「這些弟兄中一個最卑微的」,因這些恩惠全都像作在主身上一樣(太25:40, 45)。

綜觀幾卷福音書的見證,我們不難發現,雖然它們記錄了不少有關末世的境象,但目的並不在於讓人透過觀察世態變遷,從而掌握耶穌再來的時間,反而是為了讓信徒不要驚惶失措和迷惑。知道末世將至,災難、戰爭和逼迫都會發生,這些都是耶穌再來的先兆,因此不需因局勢多變而大驚小怪。更藉得關注的是應在末世中警醒,作好做信徒的本份,讓更多人成為耶穌的門徒,關懷幫助身邊有需要的人,為那突如其來的日子作好準備。因為耶穌再來的日子和時間連耶穌自己也不知道,唯有天父知道。那些宣告耶穌再來的時間、地點與方法的人隨時是假基督或假先知,他們甚至可以行神蹟奇事,但福音書提醒我們不要相信也不要跟隨他們。

面對被地震、海嘯、輻射所破壞的日本,面對當權者仿佛是無心又無力去幫助社會中貧乏的一群時, 我們應如何運用我們所領受的「五千、二千、一千」(或六千)去做好作門徒的本份呢? 這些關注比耶穌何時正式再臨來得更重要。

 
4 Comments

Posted by on 03/14/2011 in Food4Thought

 

Skeleton in the Closet

終於有機會全面清理在住所!

因為過去曾有N個住客出出入入這地方,每個人搬的時候又總會留下一些他們不再用的東西,久而久之住所便積累了大大小小的雜物。一直要等室友有空才能分辨那些東西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個。在清洗過程中發現發霉變硬舊地氈、變壞曲奇、各種食品的空盒… 但最精彩的展品如下:

一)福爾摩斯帽乙頂

二)娘爆保暖礙似Turtleneck圍巾物體乙個(The distinctively Howard look if you are a fan of The Big Bang Theory… )

三)珍貴Retro七十年代橙式線布燈罩乙個

四)無而明之紫色長褲乙條(註:呢條不單只係由不同舊布拼貼而成嘅長褲,更加係手工惡劣之作,彷彿創作人係完全未用過衣車一樣,最後,條褲腳仲要係Bell-bottom,而這間apartment重來只有男生居住,到底點解會有條咁嘅褲?簡直係比三十年雞蛋更難破解嘅疑團。)

其實頂樓還有一個堆到滿嘅雜物室,可能還有些更奇怪的東西等待我去發現…

 
12 Comments

Posted by on 03/01/2011 in Escapade in Suomi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